第058章:(1/3)

火影之男人征途 夜七郎 6139 字 5个月前

“咕噜!"佐助看着眼前那火辣勾人的淨、靡场面,俊脸涨的赤红,眼睛定定的盯着那还没有察觉自己和白的辛久奈,看着她那绞脸娇红,曼妙的魔鬼身材,良久之后才感觉口中干渴的轻声咽下了一口口中的口水.

“嗯...嗯?啊?!!...佐助?!你回来了?!!"虽然佐助吞咽口水的声音极小,却是令正动情的自我安慰的辛久奈从中惊醒,看向了声音的来处,娇媚的红润脸上顿时涨的通红,比原来还更加鲜艳几分的红色,彻底暴露出了她此时的心情,她不禁惊讶羞涩的娇声说道.

没想到就几天没有我的滋润,辛久奈就已经饥渴的要自己动手满足自己了.不过,还真没有想到,在四代火影面前和平时都表现的颇为乖巧温柔的她,在成为了自己的女人之后竟然会变得如此大胆.嘿嘿,好像辛久奈小时候性格就非常的泼辣,难道是我不经意间把她以前的性格给从新引诱出来了?所以她才会如此大胆火辣,才敢自己在这大白天里自我安慰?不过这样正和我意,人前端庄,床上放、荡的女人才是最令男人欢喜的女人.佐助眼里看着辛久奈那半.裸的娇躯,心中的念头闪过,忍住心头一直往上直窜的火焰,随后脸上嘿嘿一笑,眼睛朝着辛久奈眨了眨,道:"嘿嘿,奈奈,你先回房间等我,我待会就去找你.“那脸上笑容的淨、荡,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佐助,你在笑什么?“被佐助牵着小手走进客厅的白,在脸上带着点点的好奇把整个客厅浏览了一下之后,便是听到了佐助口中传出的嘿嘿淨.笑,白心中奇怪,脸上便是带着疑惑,娇声对佐助问道.

"哈哈,没有,忽然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情,所以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你不用在意.“佐助听到白的问话,哈哈一笑,找了个借口推搪了过去.其实,正处于精神体状态的辛久奈说出的话语,作为常人的白来说,白并不能够听见,而佐助之前对辛久奈做出的回答又是用精神体所为,所以白便是只能够听到佐助的肉.体不觉间发出的淨.笑.

"嗯...“被佐助发现自己如此羞人的行为,即使自小性格中就带着泼辣、有点开放和大胆的辛久奈也是经不住的娇脸火红,在听到佐助的嘿嘿淨.笑之后,脸上更是如火烧一般火辣,羞涩的轻嗯一声,顾不上还没有完全穿上衣服的娇躯,半掩的着娇躯,跑进了佐助在这屋子准备给她的房间.

“哦.怎么不见有人?你不是说你母亲在这里住的吗?"白听到佐助的回答,哦了一声,没有见到这屋子里面有人的她随后对佐助开声问道.

“呵呵,可能妈妈现在在她的房间里呢,你在这里呆着,我进去叫她出来."佐助闻言,看了一眼宇智波美琴那紧闭着的房门,随后脸上挂起一抹笑容,对白轻柔的说道.“嗯."白听到佐助的吩咐,随后便是轻嗯一声,表示赞同.

佐助见到白还站在这里,佐助脸上有点无奈,这小妮子还要人说,自己不会先找个地方坐下.“白,在这里你可不能够客气.我说了,从今天开始,这里也是你的家了.呐,你先在哪里的沙发坐一会儿,我先进去叫妈妈."佐助指着不远处的沙发,开声对白说道.

“嗯."白听到佐助的话,看着佐助那略感无奈的俊脸,心中暖流流过,点了点头,然后移动脚步,走到那沙发上面坐了下来.

见白已经坐到了沙发上面,佐助便是迈动脚步,向着宇智波美琴的房间走去,不一会时间,佐助来到了宇智波美琴的房间的门外.佐助看着那几天没见的房门,心中逐渐浮起了宇智波美琴的娇美容颜,和她那成熟丰腴的娇躯,体内的血液顿时不受佐助控制的加快了流动的速度,眼中有着熊熊的烈焰涌动,心里有着暖暖的情意翻腾,一时之间,佐助陷入了对宇智波美琴的回忆之中,竟是忘了将门打开.

良久,佐助从那种状态中回到现实,脸上一笑,呵呵,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不过这里可不是我的家乡啊.佐助笑着摇了摇头,把心中的念头甩掉,随后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佐助刚走进宇智波美琴的房间,立即有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迎面而来.这是美琴的体香,好香,好怀念,有一段时间没有机会闻到这种迷人的香气了.佐助用力的大口呼吸了这房间内宇智波美琴留下的淡淡馨香,心中有点感慨的想到.

佐助回味完那久违的淡淡馨香,环视这房间一走,随后把目光定在了房间内那张柔软的大床之上,明亮的双眼之内,浓浓的思念之情丝毫不加掩饰,心底翻滚的情意,逐渐让佐助脸上浮现了平常难见的一丝激动.几天没见,虽然回来的途中并没有太过挂念,但现在见到了宇智波美琴,佐助却是莫名其妙的激动了起来.

却见在房间内的柔软大床之上,宇智波美琴那成熟丰腴的娇躯此时正侧躺在床、上,娇躯面对着佐助,娇美的脸庞上,一双美目合闭,显然正在梦乡之中.但是,宇智波美琴此时虽然已经熟睡,然而,她那熟睡的娇美脸庞上面却是挂着一股淡淡的忧愁,美目之上的两道柳眉微微的紧皱,在佐助的注视之下,那合闭着的美目之中竟是缓缓的滴下了眼泪,娇红的小嘴竟是微微张开蠕动,细小的声音便是从其口中传出:“佐助,不要,不要走.快点回来,妈妈想你!"

佐助虎躯微微一抖,俊逸的脸庞上双眼闪烁出一阵情意浓重的光芒,他抬起脚步,轻轻的走到了床边,轻柔的走上了柔软的大床,躺下来,从宇智波美琴的娇躯身前一把把宇智波美琴搂进怀中:“妈妈,我就在这里!我是永远都不会抛下妈妈,抛下你而离开的!"佐助的平缓的声音之中,带着点点的颤抖,却是无比的坚定.“可怜的美琴,我才出去几天,就让她成了这个模样."佐助心中有的是对宇智波美琴的无比痛爱.要说在这个火影世界里,最让佐助心疼、最心爱的人,那便是从新给予了他新生命,新人生的宇智波美琴.现在见宇智波美琴竟然在睡梦中还想着自己,因为自己而流泪,佐助心底奔流的情意沸腾的足以融化掉佐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