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1/3)

火影之男人征途 夜七郎 6342 字 5个月前

夕阳的橙橙余晖洒下,透过那纯净没有污染的天空,落在正动情接吻着佐助和白身上,为他们披上一层浪漫的光彩.

良久时间过去,两唇交接的两人分开,佐助脸上笑容邪魅,看着自己羞涩乖巧、粉脸微红的倒在自己怀中白,眼神之中带着些许责怪的意思,伸手在白的娇嫩翘、臀之上轻轻一拍,开声说道:“哼,我是那种一时说需要别人,一时又抛弃别人的人么?以后不许在说那种话了.我不需要你做我的工具,而是需要你做我的女人!知道么?"白被再不斩带的逐渐染上了不少的奴性,佐助对此也是感觉有点无奈,只好自己用行动慢慢影响白.靠,之前要是早就在再不斩去找白之前就去找白,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佐助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暗骂一声,懊悔不已.

白的娇臀被佐助一拍,脸上的红色越发鲜艳,心中感动高兴,却是羞涩万分的低着螓首,不敢和佐助的双眼对望,低声的开声对着佐助说道:"佐助君,白不值得做你的女人.白只是个被人遗弃的没用女子.白只要能够跟在佐助君你的身边,佐助君不像再不斩大人那样因为我没用而抛弃我,让我永远的做佐助的工具,白就很高兴了.“

佐助听此,不由的微微一叹,看来,白还是需要点时间适应这差别的对待啊.不过,佐助心中也是因为白的话语变得柔情万分,有这样一个美丽善良的女人如此为他,他心中除了怜爱还是怜爱.

“哎,算了.不过,以后你不能够叫我佐助君了,要叫我佐助,或者是亲爱的,嘿嘿."佐助见一时之间还没能够改变白的观点,只好作罢,不过他随后便是嘿嘿一笑,脸上邪邪的看着白的清秀脸庞说道.

佐助的话语传进白的耳中,白不由的抬起可爱的脸蛋,看着佐助那脸带邪笑的脸庞,张开正要说些什么.但佐助似乎已经猜到了白的心中所想,迅速的把脸一板,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沉声对白说道:"白,这是命令,你不能够拒绝.“

白闻言,水灵的大眼水波流动,点点水光闪烁,随后把头靠在了佐助的肩上,脸上晕红的开声:"嗯,佐助.“白智商并不算低,只是性格单纯了点.她知道佐助这是为了她而对她下达的命令.

"呵呵,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你回去回合我的老师和队友吧.“佐助把手放在白乌黑柔顺的秀发上一阵抚摸,随后那原本装出来的严肃脸庞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轻声的对着怀中的白说道.这个时候,那迟迟斜落的夕阳已经完全西下,昏黄的光线正缓缓的褪去,夜幕正如匍匐前进的野兽逐渐逼近,佐助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够在和白在这里多呆了,要不然,佐助出来的时间太久,卡卡西说不定会出来寻找.虽然佐助心中很是想和白这个清秀美丽的善良女孩独处一段时间,和白聊聊人生理想,谈谈生理知识,再摩擦出点点火花,但是也只好无奈的作罢.

“嗯,佐助你走到哪里,我就跟随你走到哪里,永远不会离开佐助你一步."即使佐助说了并不是要让白做他的工具,但是白心中却是依然把自己当做了佐助的工具看待,所以,对于佐助所说的一切,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和赞同,在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白立即便是娇声的回答着佐助.

“嘿嘿,对,白你永远都不能够离开我."佐助听了白的话语,心中虽然满是柔情和怜爱,但脸上却是嘿嘿一笑,在白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然后贴着白的晶莹耳朵说道,然后,他脸上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忽然横抱起了怀中白的娇躯,身子一跃,便是跳上了一个大树,向着卡卡西三人所在的方向飞跃而去.

"啊...佐助...放,放下我.我自己能走!“白原本正满心甜蜜的靠在佐助的怀中,却是忽然感觉耳边传来一阵热气,弄得她娇躯微微一抖,随后听到佐助的嘿笑话语,猛然感觉自己的娇躯已经被佐助抱起跃动,待到她满脸通红的回过神来之后,便是羞涩的娇声对佐助说道,身为佐助的工具,怎么能够让主人亲自抱着自己走路呢,这可是搅乱了主仆关系.

"嘿嘿,白,这个也是我的命令哦,你就乖乖的在我怀中呆着,等着到达目的地吧.“怀中传来白的声音,佐助低头看了一眼白那粉红的脸蛋,随后嘿嘿一笑,开声一笑.他怎么会不知道白心中所想?现在的他也只好用这种命令的形式来对她好了."哎,现在是能摸不能动,真是让我为难.“佐助这边在赶路,和白说着话,但抱着白那柔软娇躯的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受到了白不经意间的诱、惑,在白翘臀之处抱着白娇躯的那只大手经受不住的用力抓捏白那柔嫩的翘臀,心里淡淡的火焰撩动,心中有点郁闷的想到.

"嗯...“白受到佐助的无礼之举,却只是娇羞的轻嗯了一声,绞脸羞红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凝视前方的佐助,然后飞快的由地下的脑袋,并没有阻止佐助那只作怪的打手的表现.但白搂着佐助后背的双手却是不觉的加大了力度,把娇躯更加的贴近了佐助的虎躯.

乖乖,这可是不得了了.白的娇躯贴的佐助更近,佐助则是更加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白娇躯上的曼美曲线和那胸前的两座挺拔山丘,佐助血液加速流动,跃动的身子竟是慢慢的放慢了一点速度.呼,白还真是诱、惑死人不偿命.要不是我定力还算不错,准是会立即把她就地正法了.佐助用手微微用力把怀中的白靠进自己的胸膛,微微呼吸了一口空气之中的凉气,微微平复下心中的波荡,随后脚下用力一蹬,抱着白的娇躯,矫健的虎躯如同一只离弓的快箭,瞬间提高了速度,向着前方爆射飞去......

在这茂密的森林之中,一处贯穿森林的道路旁边,四个老少不一的人正开声讨论着什么.

"喂,卡卡西老师,佐助那个家伙怎么现在都还不会来.我看他肯定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地方,玩的忘记回来了.“一个靠在一棵大树下面,满头金发,脸上却有着如同小猫似的胡子的少年满脸不耐的开声说道.

"彭!!!“那个金发少年刚刚把话说完,一声击打东西的巨大声响响起,却见那个金发少年的脑袋这时起了一个红红的大包,痛的金发少年一阵龇牙."好痛!!!“金发少年用手摸着他那脑袋上忽然突起的红色大泡,痛叫一声之后,看向了他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