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龟公,周松的春天(1/3)

公用淫洞 佚名 4991 字 1个月前
成人探花直播免费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周松和金玲夫妻俩的生活更为协调了.因为金玲已不再排斥主动的挑逗和说说淨邪的语言了,每每在做爱的时候都会主动将那一夜的轮奸盛宴述说得精彩异常,但她瘾去了陈燕这个主角,而是说自己遭遇抢劫之后被轮奸,故事倒是编得挺完美的,轮奸的细节更是不用说了,还加上一些幻想的台词

――说那些男人要让自己为他们当性奴隶,当妓女为他们赚钱,而说到这里她总会问周松要不要让她当妓女;

――说那些男人也象周松一样觉得她的屄太宽,每天要好多人来轮奸她,才能让她满足,而说到这里金玲的眼里满是期待;

――说那些男人要把她象垃圾一样的送给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肏屄;

――等等等等,而周松总也兴奋得直点头,甚至连下面的头也直点――射精完蛋,而现在他都是直接射进金玲的小屄中,金玲也不再强调要他戴套了――因为金玲自己已先有了预防措施,吃了避孕药,她也觉得这样即有真实感而且也不用每个月为了那么几天忙乎.

金玲仍经常去陈燕家里串门,在金玲而言,与周松的性爱高潮根本就不再是高潮,而仅仅是前奏――虽然也都有高潮出现,但象一现的昙花,而与那一夜的那种不间断的充实快感与超强的刺激一比,根本是痒上加痒,所以她也着实期待着那种轮奸淨宴再次发生,但却始终没再发生.而陈燕也好象忘了这回事似的绝口不提.

偶尔金玲也会拉上周松一起去陈燕家.原本周松是不轻易去拜会金玲的朋友的,但陈燕也是熟人一个,而且之前金玲曾说过陈燕现在在当妓女,就象看看成什么样儿了,再说周松一直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够淨荡起来,虽然目前的情况大有改观,但距周松的目标还很远,所以周松也就去了,他想从中得到经验――如何让妻子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淨荡少妇,并在短期内实现自己的愿望――让妻子的淨洞被100个男人的鸡巴光临过.

金玲却有自己的盘算,她想公开那一夜的事,但必须拉周松下水,所以她想籍着陈燕这个荡妇,一方面勾引自己的老公下水,一方面她可不敢明摆着去做妓女,她只能在陈燕的家里享受男人们的甘霖――此时的金玲已不是彼时的金玲,她已经是淨妇了,只是仍保持着矜持,因为她仍有辱感,仍觉得做妓是一件令人不堪的事!

陈燕可知道金玲心里在想什么,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铁定了要金玲自己开口,这样子才能真正让金玲成为一个没有什么辱感的荡妇――这是她的目标,也是周松的目标.

距一夜风流有两个月了,时间也到了八月份,学生们都已放了暑假,工作的人也忙着,天气也热着.

八月十二日,晴.

一大早,金玲便去了陈燕家里,昨夜和周松的性交已使她无法自制的需要外来的精元补充自己日渐空虚的淨户――周松兴奋过度,在她未高潮之前便射了,这种事情在这两个月里经常出现――以致于她无时无刻地想念着健武与阿牛他们.

陈燕像往常一样的唠叨着股市里的起伏,仍不提及其它.

提及股票,金玲灵感渐涌,便道:「最近有没有赚?」

「赔呀,赔得很惨.幸亏我投得不多,你没看全国股市都是低迷吗!」陈燕平静地道.

「没关系,嘻嘻,你的股票小赔,你的骚屄大赚,那还不是一样是赚吗!」金玲道.

「你这小婊子!」陈燕笑了,心想你总算开口了,接着道,「也敢取笑我!你自己是不是也开始想男人了?」

「是想了!」金玲大方地道.

「我知道你想谁了!」陈燕得意地道.

「那……我想谁了呢?」金玲心里嘀咕着.

「那两个大吊的丑男人,对不对?」陈燕比划着伸出中指,往上顶了顶道.

「才没有呢……」金玲被猜中了心事转而道,「最近有没有跟他们搞过?」

「还说没有,一来就问他们!」陈燕忽然扑到金玲身上边扯着金玲的裤子边道,「我看看是不是又流水了,你这小婊子!」

金玲也没有阻止,裤子一下子便被陈燕给脱到膝盖上,露出一件黑色的蕾丝边内裤――这是周松买给她的生日礼物,觉得穿着不舒服便很少穿,但自从混战之后,心里总希望能吸引男人的目光,虽然内裤男人们看不到,但也喜欢穿性感些的了.陈燕却象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叫起来:「哇,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呀,想勾引谁呀?嘻嘻嘻」

「我能勾引谁啊,真是的,哪象你都不用穿内裤!」说着也扑向陈燕就掀起陈燕的裙子――果然没穿内裤.

「我这是图方便,再说天气热得要命,穿着多不舒服!只有你,从没见你穿过裙子吧?这么热的天气,也不穿件裙子通通风!呵呵,不怕闷出问题来呀!」陈燕一语双关地道.

「哎,对了,你那天拍的那些东西呢?」金玲忽然记起那天乱交时被拍摄过.

「想看看吗?」陈燕淨笑着道,「你那天真的好淨荡哦,十足的婊子一个呀,过不了一段时间,我这大婊子的称号可得让给你了!」

「大婊子,快点啦,人家急死了!」金玲觉得婊子这种称呼很刺激,以前她觉得很刺耳.

「早就清除掉了,你还以为我能留着呀!」陈燕笑道,这倒是真的,凡有东西保存都是危险的事情.

「真的吗?」

「我还骗你干什么!这种东西是不能留着的,要是被偷或是偶然被人看到,那不是坏了!」陈燕道,「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挺对不起周松的……」

金玲沉吟了一下道,「哎呀,你别这样子了啦,谁怪你了……而且……说不定周松还要感谢你呢……嘻嘻……」

「为什么?」

「因为……我和周松和好了,而且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

「是吗!你这样一说我心情好多了!」陈燕装作很沉闷地接着道,「你没看我这段时间都不敢提这件事嘛!就是怕你怪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