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生日特别篇(1)(1/3)

成人探花直播免费看

妈妈奶子上的玫瑰和宣言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今天就要出成绩了

「怎么样,心里有没有底?」此时此刻,妈妈一丝不挂,胴体赤裸,宛如小女人一般倚在我的怀里,白皙嫩滑的肌肤上,微微透出的殷红以及淋漓的香汗是一场盘肠大战的见证!当然,妈妈微微闭合蜷缩的玉脚中间,一缕一缕顺着臀缝流到我脚上的还略带温热的白浊精液就是这场盘肠大战的结晶!

「妈,我给你擦一擦吧,粘的我脚上粘粘的,怪不舒服.」「擦什么擦,你别给我转移话题,再说了,你也知道不舒服,每次还无休止的射那么多!」妈妈给我我一粉拳,然后从旁边拿了一叠卫生纸,随意的把下体和大脚擦了擦,然后恶作剧的把纸扔在我脸上.

「叫你射这么多,你自己闻闻,滂臭!」「没有啊,我觉得是妈妈的味道!」「切,别贫了,赶紧的,时间到了,查吧!」没有再跟妈妈嬉闹,我点开成绩查询页面,输入我的准考证号和身份证号,点击确认,然后就开始准备接受这激动人心的一幕.

「(⊙o⊙)哇,588,过重本线了.」妈妈看见成绩出来,立即看我的总分,随即一声惊呼,然后回过头给我抱着我的脸一阵乱啃.

「嗯嘛,这是奖励你的!吧唧吧唧吧唧」「妈,我想再复读一年.」等妈妈冷静下来,我才平静的开口.

「怎么了,已经过线了啊,我已经很满意了!」妈妈一脸诧异.

「虽然是过线了,但是想进好学校还不够,这个分数只能去普通的重本学校.」「那也可以了啊,我可没有要求你们一定要上什么985211的,只要达到我心中的要求就行了,你可别逼你自己,你看你两个姐姐,没有过线我们也没说啥啊,再说了你看人家现在在国外混的多好.」「不,我决定了,复读一年,这个成绩我不是很满意!」「那你可得考虑好了,我觉得已经可以了,再说了,你也不是啥学习的料,一天净想些没用的东西了.」说到这,妈妈又白了我一眼.

「嗯,我想好了,再复读一年,你看,我的理综太差了,还有英语,这两个短板补起来,明年肯定更好!」「随便你,反正咱们这个家从来不指望你们靠学习挣来什么东西,你们开心就好.」说到这,妈妈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沉默了下来.

「妈,你怎么了?」我感觉到妈妈的异样,立即问道.

「没事,你要记住,无论你和你的两个姐姐你们走什么路,我都希望你们能幸福,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一家人和和美美才是最重要的.哎!」说到这,妈妈欲言又止,随即只能一声长叹.

「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想那么多,你刚说的,开心性福就好.」「对了,妈,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要不让爸爸回来,我们仨聚一聚,他也有好长时间没回来了.」「随便吧,我都行,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很久都没有去工作室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没事,妈,你还不放心陈老师和薇薇姐她们啊.」陈老师陈欣悦,是妈妈的同学,毕业之后一起开的心里咨询工作室,而微微姐则是我的表姐,我大舅的女儿,也是妈妈带的硕士,毕业后被妈妈拉到自己工作室了.

「我倒不是不放心她俩,只是这么长时间没去,她们已经打电话问过我很多次了,我总不能天天都在家不去工作吧!」「你就说你在家陪我呗,我好不容易放个长假.」「是,陪着你,陪着你干那些不伦的羞之事.」说到这,妈妈指甲插住我的腰,一拧「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平时拿我的内衣内裤干坏事就算了,居然还敢下药迷奸我?」「嘶……疼……疼……妈……快松手……」「哼,还知道疼!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的专业是什么?」「心理学博士嘛!」「那你还敢偷偷拿我的内衣内裤干坏事?从你高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个色胚天天偷看我,偷拍我,然后还偷拿我的贴身衣物,你就不怕被我发现吗?再说你觉得你能瞒得住我吗?你心里想些啥我都门儿清的好吧!」「嘿嘿,我可没打算瞒着你的,跟一个心理学博士玩心眼子,我脑残啊,我那都是光明正大的,再说了,妈你既然都发现了,还不制止我,反而装作不知道,这不是在故意放纵我嘛!我肯定不能浪费妈妈的好心啊!」「滚犊子,我要不是怕影响你的成绩,我早就跟你摊牌了,再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小男生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和恋母情结,我只是怕你被我揭穿后羞的去寻死觅活,那样得不偿失.」「再说了,你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又长的这么漂亮,你恋母很正常的嘛!」妈妈一脸傲娇.

「你字多你牛逼!」不过妈妈确实说道我心坎里了.

「我告诉你,既然我容忍你现在这样,你就不能学那些不良少年出去乱整,咱家是不缺钱,但是也不能被你胡乱挥霍,你给我把你下面那玩意管紧了,知道吗!」「遵命,母亲大人,放心吧,妈,我的心思,可全都在你身上!」「切!」「嗯哼,又来,你真不知道累啊!」看着妈妈一脸得意的样子,我忍不住将妈妈一把压在身下,开始「上下而求索!」这一夜注定又是不平静的一夜,直到妈妈高潮叠喷,淨水和精液的混合液体打湿了床单,不得不重新换了一套,然后在浴室里又来了几场,在妈妈强制的要求下,我才停下来,抱着妈妈睡在刚刚重新铺的床上.

……「你确定你是真的会?不是闹着玩?」「哎呀,妈,你相信我,你看,国际认证的鉴定书都在这呢!」第二天,我在楼下取到从坚定中心发来的鉴定书以及新买的装备,便迫不及待的回家,找到妈妈,对她说出了我由来已久的想法.

「你这次是来真的啊,我一直以为你就是学着玩的.」妈妈翻开鉴定书,看着上面《特级纹身师》和国家认定的钢印,一脸不可置信.

「嘿嘿,要不我先给妈妈小露一手?」说着,我看了看妈妈的娇躯,最后我抬起了妈妈嫩滑温润的小脚,「嗯,就选择脚踝吧」「妈,你看,你想要哪个图案?」说着,我把手里的纹身图案画册递给妈妈,让她选.

「就这个吧,不过先说好,要是不好看你就赶紧把这个想法断了.」「放心吧,妈!」妈妈选择的是一朵风铃花图案,我将机器和文身专用色料准备好,就开始操作.

「嘶……唔嗯……」「妈,忍一下,第一次确实有点疼,习惯了就好了.」五分钟后「好了没啊?」「马上马上」十分钟后「还没好?你到底行不行?再不好我就不纹了」「快了快了,妈,你在等一下!」……大概过去了一个小时「好了,妈,你看看,就问你漂不漂亮!」用手机把妈妈脚踝上的风铃花拍下来后,妈妈拿过去看了看,明显可以看见嘴角微微上扬,「不错啊,乐乐,简直跟原图一模一样嘛,没有白学啊?」「那当然!嘿嘿,这下妈妈你该相信我了吧!」「哼,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老娘就给你一个机会,来吧!」「嗯,那妈你就脱衣服吧」「还要脱衣服,你准备纹在哪啊?」「嘿嘿,你猜!」「我猜个屁,我告诉你别太过分啊,太过分我就不弄了!」「哎呀,妈,你放心吧,等我纹完你绝对超级喜欢的.」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把妈妈的上衣脱了,然后再把紫色的刺绣胸罩也给解开脱了,让妈妈浑圆嫩滑的巨乳露了出来!

「你别告诉我你要纹在我的乳房上!」看着我用机器在她的奶子上比划,妈妈明显一惊,然后双手护住胸部,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你纹在这怎么行,我以后还脱不脱衣服了,你爸看见怎么办,再说了乳房那么敏感,疼的我可受不了!」「放心吧,妈,我都准备好了,这是外用的脱敏剂,作用跟麻药一样,不过是涂抹的,然后这次我准备纹的是最先进隐形纹身,平时是完全看不出来的,只有在特定环境下才会显现出来,你就瞧好吧!」「你可别骗我,要是敢骗我,你以后就别想再碰我!」妈妈威胁着我,模样好不可爱!

「来吧,妈,相信我就行了.」说完,我先把脱敏剂涂抹在妈妈的两个奶子上,惹得妈妈一阵娇喘,我赶紧平复平复饥渴难耐的二弟,然后继续下一步操作.

……这一次因为图案大而繁杂,而且还有其他的内容,因此我整整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才弄完,中途订的外卖,随便刨了两口就继续工作,而妈妈则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自己奶子上逐渐圆满的图案,等到我在她右边奶子上纹下第一个字的时候,妈妈的脸欻的一下就红了,而一直等到我纹完最后一个字,妈妈全身都泛着粉红的淨靡之光,并且双目含情,深邃的眼眸差点让我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好了,妈,看看,喜欢吗,这朵玫瑰,这句宣言!」闻言,妈妈起身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胸前,这时候才清楚的看见自己的两个奶子上,居然纹了一幅画和一行字:左边奶子上文的是一朵红玫瑰,粉紫色的奶头刚好是花芯,而后一支茎叶从花朵的底部横着穿过整个左乳,深深嵌入妈妈幽深的乳沟;右边奶子上纹的则是十个汉字和一个红红的爱心,「儿子韩乐乐?美母韩奕晴」,爱心的正中间同样是妈妈娇嫩翘挺的乳头,而两行汉字以乳头的中轴线为基准,完全对称的纹在乳头的上下两侧!

看着自己胸前唯美的玫瑰和示爱宣言的文字,妈妈柔情蜜意喷涌而出,转过身抱住我踮起脚尖就吻住了我,我也热烈的回应着妈妈的爱意,最终如大家所想象的那般,激情澎湃,一发不可收拾!

「嗯唔……乐乐……爱我……妈妈……要……爱我……啊……乐乐……唔嗯……啊……乐乐……乐乐……乐乐……我好爱……爱乐乐……啊……」「妈妈……我也爱你……好爱好爱……妈妈……妈妈……」「啪啪啪啪……」「噗呲噗呲……」窗外,夕阳西下,昏黄的阳光穿过窗纱,映射在母子二人紧紧相拥的赤裸肉体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和母亲凌乱的头发以及抽插间隙泥泞的阴毛上挂满的不知是精液还是爱液的凝珠散发着魅惑十足的淨靡之光;窗内,妈妈摄人心魄的娇喘,肉体碰撞的激情,母子乱伦的刺激,浓浊精液的浇灌,极度热烈极度淨靡的一幕迎合着窗外归巢蝉鸣鸟叫,好不热闹!

这一次母子的激烈交锋,最终在女神妈妈的连连娇喘中落下帷幕,而在此期间,我已经在妈妈的淨穴里射了三次!妈妈也高潮了好几次,喷出的潮水再一次打湿了沙发和地板!

「都怪你,我又要收拾好久,而且这沙发套子前两天才洗过一次,今天又成这样了!」妈妈缓了一会,看了看地上一滩一滩的水渍和沙发上泥泞不堪的痕迹,不由得俏脸一红,随即又恶狠狠的插住我的腰肢,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有些人又要开始提起裤子不认人了,可不知道是谁先脱了内裤喊着我要我要的了呢!」「啊……你给我闭嘴……!」想起刚刚自己不断索求的样子,妈妈老羞成怒,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另一只手就开始拍打起来!

「都怪你这根坏东西,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它!」看着妈妈古灵精怪的迷人模样,再感受着妈妈温润玉手的触感,我无的又硬了!

「啊……你……你……你……不知羞……哼!」每到这种时刻,妈妈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心理学博士稳稳拿捏胖人的从容镇定,也不是平时傲娇美艳的女王大人,反而变得像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这种极度反差让我过足了心里的变态欲望!嘿嘿,试想,谁能同时享受三种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人的「服务呢!」看着妈妈此时的转变,我赶紧抓住机会,继续在妈妈身上攻城略地,好不快活!

「啊……不行了……又要……又要来了……啊……!」「欻欻欻欻」「啪啪啪啪」「不过,乐乐,你不是说这是隐形的嘛,为什么一直在啊,也消不掉?」「嘿嘿,这个当然是隐形的,只不过现在刚纹上去,得一个小时后才能完全隐藏起来,然后后面只要你的身体温度一升高,它就又会显现出来!」「你可别骗我,要不然我可就没脸见你爸了!」「放心,明天早上它就消了.」「唔,轻点……我又要来了……啊!」……妈妈淨水慢慢喷,儿子鸡巴紧紧跟!天上的太阳也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的不行,赶紧要回到家里找老婆消消火!窗外已经月明星稀,然而客厅里,夜的第七章已经砰砰作响!星繁月茂的夜,母子性爱的海洋里依旧波涛汹涌!?

(2)妈妈特别的生日礼物「嘟~~嘟~嘟~嘟」还在梦乡的我和妈妈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吵醒,妈妈拿过手机一看,是爸爸.

「喂,老公.」「老婆,起床了没?」「嗯~哼~刚起,怎么啦,有什么事吗?」妈妈正准备回答,结果被我一个突然袭击,肉棒直捣黄龙,妈妈差点发出一声痛呼,随即想起来还在跟爸爸通话,于是立即调整过来.

「啊哈,没事,过两天不是乐乐的生日嘛,我这边工作也开始进入正轨,我寻思抽时间回来陪你们两天,给乐乐过个生!所以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可怜的爸爸并没有听出来妈妈声音细微的变化.

「奥~(呼~),可以啊,我还准备给你说这事呢,你那边处理好就回来吧!

(唔~)」妈妈一边默默承受着我的撞击,一边尽量压抑自己的声音,不让爸爸听出异样.

「嗯,好的,那行,你赶紧起来做饭吧,这都几点了,不说了哈,挂啦,拜拜!」「嗯,拜拜(啊!)」电话挂断的那一刻,妈妈直接叫出声来,随即趴在枕头上,腰肢不挺的抽搐,随着身体的一阵痉挛和尖锐的娇呼,一股温热的潮水直接从我的鸡巴和阴道的夹缝中喷了出来!

「唔啊……你……你……要死啊……差点就露馅了……唔嗯……」「嘿嘿,谁让妈妈接个电话都不安分,非要撅着个屁股给我看呢!」「你给我滚,我那明明是拿在拿手机!」妈妈白了我一眼,「你快点射,待会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家待着,等我回来!」「什么事啊,我不能一起去吗?」「我去给你买礼物,你跟着去那不没有意义了吗?」「行吧,其实,妈,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去给我买啥,我有你就是最好的礼物!」「哼,我给你的礼物绝对让你喜欢,赶紧的吧,我还要去做饭呢!」「嘿嘿,那儿子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母亲大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你他妈要死啊!啊……慢点……啊啊啊啊!」「妈,准备好,我要射了……啊!」「哼……混账啊……喔!」……射完之后,在妈妈杀死人的眼光中,我赶紧用纸擦了擦妈妈的屄屄,然后轻柔的一边揉按,一边吹着妈妈的阴唇,好一顿安慰,才让妈妈「阴转晴」.

「哼,明明是自己要我快点的!」「你说什么?」「啊,没……没说啥!」「哼,看着你就来气!」最后,妈妈给了我一个脑瓜崩,才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出来的时候,对着镜子看了看,胸前的纹身确实已经完全隐匿不见.

「乐乐,你看,真的没有了.」「哼哼,这下该相信了吧,放心吧,妈,我害谁也不能害你,骗谁也不能骗我最爱的母亲大人呀!」「切,男人都是一张嘴!」妈妈又给了我一个脑瓜崩,然后穿好衣服,就下楼做饭,吃完饭,换了衣服,就出门去了,走之前让我把屋子里收拾一下,因为爸爸估计今天也要回来!

而我这一番收拾,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下午三点,当我一身疲惫的看着阳台上和晾衣间里满满当当的内裤胸罩和沙发被套床单等等,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邪笑,要是爸爸回来看见这些,知道了这都是我和妈妈做爱后的效果,不知道会怎么想!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我赶紧跑过去打开门,果然,妈妈回来了,我一看,手里只有一个袋子,我正准备去抢过来看袋子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妈妈立马制止了我.

「别动,这是你生日当天送给你的,现在看了就没意思了.」「奥,行吧,不过,妈,我今天可是累了一天了,你不得好好奖励一下我?」说着,我就抱住妈妈亲吻着,同时上下其手.

「唔……等等……接下来这两天不准你插进那里.」「什么?」听见妈妈的话,我顿时就急了.

「哎呀,你放心,也就这两天,你忍一忍,等你生日那天就可以进来了.」「不是吧,妈妈,买个礼物怎么还买出条件来了!」我一脸生无可恋!

「哎呀,除了那里,其它的还跟以前一样,你忍一忍吧,啊,乐乐最乖了!」说完,妈妈看我还是一脸失落,随即弹了我一个脑瓜崩,然后直接蹲下去,脱下我的裤子,从一条粉红色的牛奶丝小内裤里掏出我的大鸡巴,开始舔弄起来,最终在妈妈樱桃小嘴和香舌的安慰下,我不得不接受现实,然后细细享受着妈妈的口技.

最后妈妈感觉到我要射了,直接将整根鸡巴都吞进喉咙里,准备以深喉的姿势让我射出来,不过当我看见妈妈小巧纤细的喉咙吞着我这跟如此粗大的鸡巴而开始恶心的眼角流泪时,我赶紧把鸡巴拔出来,龟头顶在妈妈的舌头上,把精液喷射了出来.

「妈,你没必要这样,我其实也不喜欢深喉的,你难受,我更难受,以后不要这样啦!」一边说着,一边把精液悉数射在妈妈温热的口腔里,然后在妈妈精心的「授后」服务下,心满意足的拉着还在吞咽精液的妈妈到客厅里,让她坐在沙发上,然后我给她揉了揉微红的膝盖!

「哼,还算你有点良心,行了,我又不疼,赶紧准备准备,你爸待会就回来了,能赶上晚饭,我先去做饭了,你再搁屋里到处转转,看看还有没什么遗!」「得令,母上大人!」「贫嘴!」说完,便起身去了厨房,看着妈妈风情万种的迷人背影,我不禁笑了笑,然后从门口开始,一点一滴仔仔细细的勘察!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在门后,妈妈的鞋柜里还放着前几天一套布满精斑的内裤胸罩;客厅里,茶几和沙发上垫子下都发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在那的内裤胸罩;爸爸的书房里,书桌上还有几滩已经干涸的黄褐色精斑;楼梯口的地板上,也有几滩精斑,楼梯的扶手上,还耷拉着一套内裤胸罩,是昨天上楼前撇在那的;我的卧室里,衣柜里一半是妈妈的内裤胸罩,一般是我的衣物,窗台上还晾着几套妈妈的内裤胸罩;最搞笑的是,妈妈和爸爸的结婚照上居然还挂着几条妈妈的内裤胸罩,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挂的.

最后,整个屋里我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才放下心来,不过我的屋里没动,因为爸爸也不会进我的房间里!

……「爸,你回来啦,赶紧准备吃饭,你这回来的正是时候,妈,饭好了没,爸回来了」.

「好了好了,乐乐,过来帮我端出去,老公你回来啦,快,收拾一下,洗洗手,准备吃饭了.」「嘿嘿,看来我回来的正好,幸亏我早早的给你打了电话,让你晚点做,要不然估计就赶不上了.」爸爸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公文包,去卫生间里洗手去了.

「咦,老婆,你们做大扫除了吗?洗了这么多东西?」等爸爸洗完手,我和妈妈已经在餐桌上等他了,不过他一出来,就一脸诧异的问着妈妈,晾衣间跟卫生间挨在一起,爸爸肯定是看见晾衣间里满满当当的床单被套了,不过幸亏他不知道的是,床单被罩的后面,全是妈妈的内裤胸罩,还有外面的阳台,更是花花绿绿,美不胜收!

「啊~哈,那都是乐乐洗的,说他过了这个生日,就又长大了一岁,非要帮我分担一下,哈哈!」不得不说,妈妈的反应能力确实快,对答如流!

「哈哈,可以可以,乐乐已经是小男子汉了呢!」爸爸一脸欣慰!

「那是,我可已经是一个男人了!」说完,我一脸得意的看着妈妈,惹的妈妈一阵白眼.

而爸爸也没听出我话里的深刻含义,还在那里欣慰的表扬我!

一顿饭就在三个人的欢声笑语中度过,晚饭后,妈妈收拾残局,我本来想去帮妈妈,奈何妈妈一个劲的赶我,让我去陪着爸爸,没办法,只能去客厅和爸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一些无聊的话,嗯,至少对我来说是无聊的话.

等到妈妈收拾完,一脸笑意的走过来,坐在爸爸身旁,开始一家人拉家常,看着爸爸和妈妈不经意间拉在一起的小手,我心头一股浓浓的失落感袭来,随即便无精打采的看着电视.

「乐乐,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这时,爸爸发现了我的异常,关心的问道.

「没事,爸,你们聊吧,我先睡了,晚安!」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我准备上楼去睡觉,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妈妈,对上妈妈毫无表情的眼神,我的心不禁更痛了,不行了,我赶紧跑上楼,把门一关,蒙着被子,就准备睡觉,睡着之后就不会难受了.

「咚咚咚,乐乐,我能进来吗?」这时候,妈妈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还没等我回答,门直接开了,妈妈走了进来,反身将门反锁.

「哟哟哟,我的小乐乐这是怎么了,又吃醋了?」妈妈一脸坏笑的走过来,拉开我的被子,然后纤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怎么办呢,家里的的醋坛子老翻,好酸啊!」妈妈调笑着说道.

「没有,妈,你别瞎想,爸好久没回来了,你赶紧好好陪陪他吧,我没事,真的.」「切.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说完妈妈白了我一眼,然后给了我一个脑瓜崩,「真的是欠你的,自己生下来的肉还得自己疼啊!」说着,妈妈直接脱下了上衣,解开了胸罩,然后把奶子挺到我的嘴角,「乖,乐乐不吃醋了,妈妈给你吃奶奶,你最喜欢吃的奶奶哟!」看着妈妈如此迷人的一面,我也忍不住了,直接含住一个奶头,手抓住一只巨乳,在手里玩弄,手口并用,开始操作起来.

「轻点,慢点,他洗澡去了,没人跟你抢.」看着我猴急的样子,妈妈不由得笑了起来.

当我听见妈妈说(他洗澡去了)的时候,突然心里一紧,又想起妈妈今早说的不让我插进她的屄里,我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可是又想起妈妈才是他的正牌妻子,法定夫妻,老婆跟老公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

「哎呀,你想什么呢,我已经告诉他了,这两天来月经了,不能做,臭小子,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除了这些事还有其他什么!」听了妈妈的话,我不禁一惊,不过也立马释然,妈妈可是心理学博士,我这些小表情当然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对不起,妈,我想多了!」「行了,赶紧吧,在墨迹一会他该洗完了,不过先说好,不准插进那里,其他地方你都可以用!」说完这句话,妈妈,明显有些脸红,毕竟一个妈妈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说除了插屄其他地方都可以插还是很刺激的!

既然妈妈都这样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舔了舔妈妈的奶子后,直接一骨碌将妈妈压在身上,然后掏出鸡巴放在她的奶子中间,龟头顶在她的嘴巴上,妈妈心领神会的含住我的龟头,然后双手捧住双乳,紧紧夹住我的肉棒,就开始乳交,口交一起来!

就这样爽了一会,妈妈看了看时间,吐出我的龟头「你到底能不能射,没时间了,要不然等他睡了我再来吧!」「不行,我快要来了,这样,妈妈你翻个身,我插后面!」「真是,臭乐乐,大色狼!」妈妈一边说,一边嫌弃的看着我,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转过去,然后自觉的掀起包臀短裙,正准备脱下内裤的时候,我看见妈妈这条内裤后面是那种有一个爱心的空洞的样式,于是我制止了妈妈,然后把鸡巴从内裤上面的爱心空洞里插进去,龟头无情的顶开妈妈的臀缝,虽然有妈妈的口水润滑,而且妈妈的菊花已经被我开发过一次,但是这一次我依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妈妈的痛呼声中插了进去.

「嗷……痛痛痛痛……轻点……慢点……乐乐……」「妈妈,你忍一下,动起来就不痛了!」这个时候属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边亲吻着妈妈的玉颈,一边玩弄着妈妈的巨乳,鸡巴也开始在妈妈幽深紧凑的后庭里蠕动起来,等妈妈适应后,蠕动变成抽动,最后直接疯狂抽插,终于,几分钟狂风暴雨过后,我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第二次喷发在妈妈的菊花里.

「唔……赶紧啊……啊……夹的我好紧!」「哼嗯……臭乐乐……一点都不心疼妈妈……」余精射完,我赶紧把鸡巴拔出来,又惹得妈妈一阵痛呼.

「行了,这下不吃醋了吧,赶紧收拾收拾,我过去了,你爸该洗完了!」妈妈摸了摸菊花,发现没有精液流出来,这才放心的整理好内裤和裙子,穿好胸罩上衣,然后白了我一眼,就走了.

经过妈妈刚才的一番安慰,我心里那股难受的劲头也消失殆尽,然后随手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橙色蕾丝内裤搭在脸上,准备休息.

「滴滴」这时候,我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妈妈发的信息:等我,你爸睡着我就过去陪你.

我赶紧回复:好的女神妈妈,等你哟!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门口响起了拖鞋声,门应声而开,果然,妈妈来了,穿着我最喜欢的那套低胸睡裙走来了.

「芜湖,妈妈万岁!」我开心到直接起飞,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抱住妈妈开始转圈圈.

「嘘,你轻点,别把他吵醒了!」「嘿嘿,我太开心了,没忍住,妈妈!」说完不由分说的抱着妈妈一边亲一边躺在床上,双脚紧紧夹住妈妈纤细的腰肢,生怕她跑掉一样!

「哎呀,你轻点,我又不会跑,你看看你,猴急的劲儿!」「哼哼,妈你现在就算想跑也跑不掉!」说完,我抱得更紧了.

「妈,我好爱你啊,我已经离不开你了!」说完,我忘情的跟妈妈激吻起来,渐渐的两个人又回复到最原始的状态,坦诚相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