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公爵酒吧(1/3)

“啊--"耿沙沙扬起头,嗓子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鸣,然后声音逐渐低落,嘴里仿佛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剧烈抽动起来,如同打摆子一样.王逸的胯下一纵一纵,将洪荒之力喷射进耿沙沙的屁眼里,这次王逸射的格外舒爽和持久,连续有力的抽射了七、八次,才逐渐减弱.

“上传性爱视频,综合评分:a,奖励积分:150(目前积分1000)"

“在第三者旁观下达到性高潮,耿莎莎好感度5%(目前80%),解锁凌辱调教模式."

“冯倩偷窥达到高潮,好感度30%,目前30%."

他将耿沙沙搬到长沙上放好,趴在她柔软的身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王逸知道就是因为上午和苏继红淨欲了一番,使晚上这次表现差点功败垂成.王逸也是有苦说不出,这女人是种古怪的生物,好几天不做,就要掉好感度.做的不好,也要掉好感度,做的好了,就想着还要.实在是没有办法!

“不行,等这次任务完成,一定要休息一段时间,否则非活活累死不可!"王逸心中无比坚定道.衣橱中的冯倩,在听到耿沙萨那一声嘹亮而凄厉的叫声后,体内的枷锁终于被突破,那一刻,只感觉一股意萌生,滚滚的热流穿过小穴,凶猛的喷射在衣橱内壁的玻璃上,然后顺着光滑的镜面,缓缓淌下.

冯倩叉开的两条大长脚,不住的哆嗦着,她捂着嘴,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小穴终于在喷射了三次后,才缓缓减弱下来,那灼热湿滑的淨水,顺着她的大脚根滑落,衣橱的木制底层,早已被浸湿的一片狼藉.她全身无力的瘫坐在衣橱内,也顾不得地上全是她滴落的淨水,靠在墙壁上,无神的盯着沙发上的王逸和耿沙沙两人.这一刻,她虽然也高潮了,但是心中却有一种匮乏感,让她始终觉的不尽兴,这种感觉很强烈,在她的心头萦绕,始终挥之不去.

就这样,三个人歇了十多分钟,王逸身下的耿沙沙才缓缓睁开眼,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王逸,她探头深深的一吻,温柔的如同一汪清水,那娇艳的小舌头在王逸口中,滑腻乖巧的简直让王逸胯下的『小兄弟』,又有跃跃欲试的冲动,吓的王逸忙爬起身,脸红的朝浴室跑去.看王逸一脸的窘迫模样,耿沙沙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听到浴室中响起了哗哗的水声,耿沙沙才蹑手蹑脚的打开衣橱门,橱内充满着一种女人发情特有的暧昧气味,只见冯倩蹲坐在衣橱地板上,一脸的萎靡之色.别看刚才耿沙沙叫的凄惨之极,此刻却活灵活现,神采奕奕.她伸出白皙的手臂,抬起冯倩光滑的下巴,得意的问道:“小宝贝,怎么一脸没有满足的表情呢?看男人上我,是不是很爽呀?"

看耿沙沙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冯倩一把打开耿沙沙的小手,没好气的说道:“我说怎么一进门,就发觉你容光焕发,皮肤白里透红,原来是被男人滋润的呀!"听冯倩语气酸溜溜的,耿沙沙更是得意,道:“怎么,你羡慕呀?"“羡慕?呵呵,你别逗了,看你刚才叫的跟被人强暴一样,现在倒和没事人一样了!"冯倩冷笑两声,一脸的不屑之意.

“嘻嘻,我们的倩倩居然生气了,这还是很少见呀!怎么样,我弟弟厉害吧……我刚才就是幻想自己真的被男人强暴,我小弟太威猛了,在他手里我就感觉是一只小奸仔,可以被随意的蹂躏拿捏,那种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爽快!"耿沙沙说着话,眼睛微闭,无比的享受.

“胡说,你的菊花都被他插爆了,看你叫的和杀猪一样,还说不出的爽?骗谁呀!晚上屁眼疼的火烧火燎,到时候可别哭鼻子呀?呵呵……"冯倩瞄了眼耿沙沙挺翘的大白屁股,讥笑道.

“不骗你,真的一点也不疼,就是乳头被掐了一下,有点胀痛,『菊花』和小穴真的一点也不疼,可舒服了,不信你让我弟弟插一下,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耿沙沙将屁股扭过来,对着冯倩,用手掰开丰满的屁股蛋子,露出里面粉红娇艳的『小菊花』,上面还挂着点点晶莹,说不出的鲜嫩可爱,哪有半点红肿的样子.

冯倩心中一惊,虽然耿沙沙说的不像是假的,但一想到男人阴茎难看可怖的样子,她就感觉一阵恶心想吐.“你喜欢被你弟弟操,别牵扯上我!我还没你那么下贱,说自己是拉拉,却还总惦记着男人的脏鸡巴!"冯倩感觉心里堵得厉害,她还没有对耿沙沙发过火,两人好了三、四年了,一直温馨甜蜜,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来.

“冯倩,你今天把话说清楚,我耿沙沙怎么惦记男人了,我二十岁的时候认识你,你让我不要做模特,好,我答应你,一直陪在你身边!凭我耿沙沙的条件,如果我惦记男人,还至于去当一个小小的营业员,我就算做不了一线的名模,嫁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还不成问题!你如果嫌弃我了,就明说出来,现在追我的人也大有人在,只要我乐意,嫁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绝对能保我和弟弟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我对你一片痴心,你却这样对我!你还是人吗?呜呜呜,你知道我弟弟为找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他为了救我,连命都差点没了,那一刀如果不是他躲了一下,你现在还看的见我?我早被霍才他们那些纨绔子弟糟蹋死了,我弟弟和我是从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留着一样的血,你却一口一个臭男人,一口一个脏鸡巴,我耿沙沙有没有被男人上过,你难道不清楚吗?呜呜呜……“耿沙沙显然是被冯倩的话,伤透了心,如同火山爆发般,边哭边语无伦次的大声质问着.

冯倩心中百感交集,耿沙沙对她的感情,她又何尝不清楚,其实她并不是讨厌王逸,甚至对耿沙沙的这个傻弟弟,很有些好感.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发火,她也不甚清楚,可能是因为刚才没有得到满足,始终萦绕在她内心深处的匮乏感与失落,让她情绪失控,总想找人撒气的缘故吧.“沙沙,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的话,我不是有意的……"冯倩站起身,伸手去搂耿沙沙,却被耿沙沙一把推开,抱着胳膊低头擦眼泪.

“姐,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忽然,王逸出现在门口,身上裹着一条浴巾,正傻乎乎的问道.他这时看到一旁的冯倩,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想到了什么,叫了声:“哥哥好!"然后他又看到了冯倩,衬衣领口中,若隐若现的高耸山峰,面颊一红道:“……哦不,姐姐好!"“咯咯……"耿沙沙被王逸一副憨傻的模样,逗的破涕为笑,冯倩也借着这个机会,搂住耿沙沙的肩膀,耿沙沙扭了扭身子,见挣脱不开,也便不再反抗,就那样让冯倩搂着她.

“姐没事,你去隔壁屋玩计算机,我们还有话要说."耿沙色拉下脸,摆出一副姐姐的模样道.“哦,好的."王逸听话的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听到书房的门响,冯倩才用脸轻轻摩挲耿沙沙的俏脸,轻轻说道:“不生气了呀,我知道你的好意,想为咱们的生活添加一些情趣,是我晕头了,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

耿沙沙似乎还在生气,低着头,问道:“你以前的那个女朋友,那个美国洋妞,虽然她是个女的,可能和我弟弟比吗?你让我和她搞,你还看看津津有味的……我说什么了!"冯倩搂着耿沙沙坐到沙发上,轻声哄着她道:“对,对,对……我的沙沙最好了,我的沙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再哭可就不美了呀……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不该惹我的沙沙哭鼻子,你说怎么处罚我吧,我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