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未开垦的『沃土』(1/3)

与此同时,王逸的舌尖还用力将那颗『花蕊』顶在牙齿内侧,上下门牙轻轻咬着.王逸能感觉到,嘴里的这颗『花蕊』,正在膨胀收缩,不由加强了舌尖的力道和扭动速度.“啊,啊啊,啊,小,小弟……你,你的舌头,啊,啊,太,太厉害了……啊,啊……"耿莎莎嘴里忽高忽低的喊着,腰肢猛然用力,挺起身子,脑袋使劲向上抬,似乎要冲破最后的束缚.就在这时,突然间,她的小穴中一股热流喷出,射了王逸满头满脸.

耿莎莎的身子如同风中的落叶,不停颤抖着,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响.王逸抱着耿莎莎的大屁股,用嘴和舌头,尽情舔舐着这股晶莹、纯净的『蜜露』.耿莎莎站在地上的那只脚,伸得笔直,脚跟抬起,一只手抓着屁股后面王逸的头发,足足过了四五秒的时间,她才身子一软,瘫倒在沙发靠背上.

女人阴蒂高潮其实与男人射精得高潮相似,都是属于爆发式的,时间也差不多,感觉也差不多,至于『潮吹』,这就因人而异了,有的女人会有一次到两次,有的女人则没有.其实用手指摩擦阴蒂,就可以使女人阴蒂达到高潮.不过,对耿莎莎,王逸却舍不得.女人的阴蒂十分敏感、脆弱,经常用手指摩擦会使它敏感度降低,用不了多久就会变黑变硬,严重的甚至会失去勃起的功能.

耿莎莎虽然不是处女,但只被他一个男人插过,所以王逸心里对她很是爱惜.王逸虽然没有处女情结,但干净总是没错的.这就相当于自己的私家车,当然要省着用,勤换机油滤芯,不能像公交车那样狠踩油门刹车,玩命造了.

耿莎莎回过头,看到王逸满头满脸都是淨水的样子,笑的花枝乱插,她伸出柔滑的小手,帮王逸擦了擦道:“姐姐的蜜水,好吃不好吃呀?"王逸显出意犹未尽的神色道:“好吃,太好吃了,好想一直吃姐姐的蜜水呀."

“呵呵,贫嘴,就知道哄姐姐开心.来……姐姐帮你洗澡."耿莎莎拉起王逸的手,就往浴室走.“我不去,我一会自己洗."王逸不情愿的缩回手,往后退了两步.耿莎莎面露疑惑,不由看向王逸下面穿的沙滩裤,沙滩裤下面有一块凸起,十分的明显.

“呵呵,是不是鸡鸡又肿了,来让姐姐看看."耿莎莎嬉笑着,伸手就要去脱王逸的沙滩裤,王逸慌忙躲开,打开门跑到另一个卫生间去洗头.看到王逸狼狈的模样,耿莎莎笑的前仰后合.耿莎莎十分爱干净,每次做完都要去洗澡,不像苏继红那个懒娘们,做舒服了就像死猪一样往床上一趟,扔下句,『我不行了,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吧!』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王逸洗完澡,打开计算机开始看本市新闻,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昨晚快捷酒店的相关报导,猜测消息可能是被有关部门封锁了.“干什么呢?"耿莎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王逸身后,小声的问道.“没干什么,就是看看昨晚的事,有什么消息了."王逸随口说道.“哎,他们做的都是违法的事,难道还敢到处声张吗?我看,他们找不到咱们,估计也就不了了之了."耿莎莎宽慰道.

“霍家,难道会这样算了?"王逸心中辗转,拿不定个主意,“明天我还是出去打听打听,你手机没有开机吧?"“听你的,一直没开机.小弟,你也太谨慎了,上海哪像你想的那么乱呀,姐姐平时经常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最多也就几个小痞子,几句话就吓跑了."耿莎莎不以为然的说道.

“姐,我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多加小心为妙."王逸谨慎的说道.“好好好,姐姐都听你的!"耿莎莎笑着,拍了拍王逸的肩膀,继续道:“看你今天这么乖,姐姐晚上给你个奖品."“奖品?又有什么奖品?"王逸心中咯噔一下,心说,明天他还要出去打听情况,今晚可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可不能胡搞.“呵呵,先帮姐姐个忙,姐姐就告诉你……"耿莎莎神秘的一笑,拉起王逸就往浴室走.

进到浴室内,耿莎莎脱掉围在性前的浴巾,曼妙的身姿就呈现在王逸眼前,那光滑富有弹性的肌肤,柔美的如同丝绸一般.耿莎莎看到王逸站在原地,望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发愣,咯咯一笑道:“呵呵,姐姐的身子就这么美吗,看的小弟都流口水了!"王逸听闻,忙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涎水,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来帮姐姐个忙,姐姐最近肠胃不好,老是拉不出便便,你帮帮姐姐……"耿莎莎从旁边拿起一个塑料袋子,放到王逸手上.这个塑料袋就像是医院输液用的袋子,长方形,里面装满透明的液体,只不过下面的塑料管没有针头.

“这是?"王逸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道.“呵呵……"耿莎莎并不答话,娇笑着站进旁边的浴池里,轻轻俯下腰,抓着王逸的一根手指,挪到自己光滑丰满的大白屁股上,将王逸的手指轻轻干小巧的『菊花』中.

“啊,姐姐,你这是干什么?"王逸大惊失色,想缩回手,却被耿莎莎抓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别乱动,你忘了你小时候不喜欢吃菜,拉不出便便有多难受?"耿莎莎忽然板起脸,严肃道.“姐,这样就可以治便秘吗?"王逸不再反抗,担忧的问道.

“当然了,这可是医院给的灌肠器,只要把药灌进姐姐的屁屁里,病就可以好.小弟,你难道不愿意帮姐姐吗?"耿莎莎一脸哀求的问道,声音酥麻的让人全身痒痒.

“那,那好吧……"王逸无奈道.“还是我的小弟乖,小弟你帮了姐姐的忙,姐姐一会送你一份礼物,好不好呀?"王逸挠了挠头,说道:“小天不要姐姐的礼物,只要能帮姐姐的忙,就很开心了."说着话,王逸用手指轻轻抽耿莎莎的『菊花』.

耿莎莎的菊花非常紧致小巧,只有小手指甲盖大小,粉红粉红的,十分开爱.“啊,呀,好痒……小弟,再深点……"耿莎莎跪在浴池里,用手扶着浴池的边缘,温热的洗澡水浸泡着她的身体,只是将高高翘起的大白屁股露在水面外,嘴里不停催促着.王逸将中指缓缓插到底,慢慢在耿莎莎的『菊花』里搅动.

『菊花』里面很光滑,王逸掏了一会,便将灌肠器底端的塑料细管,插进了耿莎莎的『菊花』里,慢慢往里延伸,约莫放入了十一、二厘米的长度,忽然被什么顶住了.“哎呀,小弟慢点,姐姐有点疼……"耿莎莎趴在浴池边沿,闭着眼睛轻哼了一声,声音娇柔道.

王逸知道这是管和直肠口的交汇处了,这里平常的时候是闭合的,只有拉便便的时候才会打开,王逸轻轻试探着,终于慢慢将塑料管伸了进去.他慢慢打开塑料管上的压力阀门,塑料袋中温热的液体,缓慢的顺着塑料管,流入了耿莎莎的直肠里.

“啊,好热,好舒服……"耿莎莎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轻声道.王逸举着塑料袋,看着眼前耿莎莎撅着屁股享受的模样,那种诱惑简直让他血管爆裂,他不由自主的也爬进浴池,用嘴巴亲吻着耿莎莎那丰满挺翘的大白屁股.耿莎莎感觉到屁股上一阵湿热、麻痒,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王逸在舔她的大屁股,于是闭着眼继续享受起来.

王逸不时轻轻亲吻,不时用牙和舌头大力的啃咬,耿莎莎光滑白皙的屁股蛋子上的肥肉,在王逸眼中,简直是无上的美味,充满无穷诱惑.他左手在水下,借着温热的洗澡水,轻轻肉欲滴的阴蒂,那种舒爽,让耿莎莎不住的哼哼,眼睛都舍不得睁开.每灌完一袋温水,耿莎莎就等个二十分钟,然后坐在马桶上将肚子里的水排光,拉便便的时候,耿莎莎就低下头,一边拉一边吃王逸的大鸡巴.

看着一个身材标志的大美女,赤身裸体的拉便便,还在给自己口交,一种变态的快感狠狠刺激着王逸的大脑,让他全身燥热,血脉喷张.就这样灌了四次,耿莎莎拉出的只有清水,她才满意的擦干净身上的水,还在手腕、脖颈和腋下喷了些香水,说道:“好舒服呀,这次姐姐的屁屁总算干净了,咱们去屋里吧."王逸大脑一片空白的被耿莎莎拉起手,回到了卧室中.